揭秘医美行业黑幕-集团化、连锁化背后的黑色产业链

2020-08-21

医美行业里真正的“恶”,是它为了利益而失去底线。医美行业里存在的恶果,从“...

医美行业没有资格定义美,就像钻石商无法定义爱情。

因为不管是“女人美了才完整”,还是“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都不过是消费主义的陷阱,是商家为了割韭菜而想出来的噱头。但医美行业里真正的“恶”,是它为了利益而失去底线。医美行业里存在的恶果,从“莆田”时代就种下了。

1976年,江湖人洪蝴蝶带着做狗皮膏药的手艺,来到莆田东庄镇。

陈德良拜洪蝴蝶为师,并在拜师学艺期间研究出一个治疥疮的偏方——

在500毫升水中倒入不到5毫升的水银,每瓶成本只要一两毛钱,但能卖到一两块,中间有十倍的利差。之后,陈德良便带着徒弟们四处行医,每到一地,都会在车站对面的旅馆租下两间房间,一间看病、一间开药。

同时,陈德良诊所允许患者匿名登记,因为他知道,人如果得了某些病是绝对不想走漏风声的。于是,陈德良看病的边界从皮肤科延伸到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性病科。

1997年,陈德良隐退。他的徒弟们早已不满足于到处租旅馆的窘迫。

他们发现,许多缺乏资源投入的一级医院与企业医院,运营状况大多很差,巴不得承包出去。

于是,莆田系很快找到了新出路:买下整个医院,既包括专科医院,也包括综合医院。让自己看起来更像回事。由此,莆田系开始辐射更多领域。这其中,就包括了医美行业。

莆田系的“灵感”来源于一家叫富华集团的企业。

1998年,富华集团引进了一种来自乌克兰的注射液,可以帮助隆胸。因此很快风靡全国。隔年,富华推出了替代产品奥美定,它的成本只有1.6元,而一次手术的费用却高达3万元。

如此高昂的利润,自然吸引了莆田系。他们很快承包科室进行隆胸注射,完成原始积累。之后,开始大批量开设美容医院。与民营医院的格局一样,美容医院也很快成为了莆田系的天下,超过80%的市场份额都被莆田人牢牢握在手里。

在这块江湖里,有四位在日后赫赫有名,这四人便是莆田系“陈、詹、林、黄”四大家族的核心人物。以詹林陈黄四大家族为代表,起家福建莆田东庄的民营医院及其上下游产业体系的相关企业也被叫做“莆田系”!詹氏家族控制的“玛丽医院”;林氏家族林志忠掌控的“博爱”系医院;陈氏家族陈金秀下属的美莱系和华美系,陈国雄担任法人的艺星整形;黄氏家族黄德峰下属的美联臣整形。开医院治病救人,做医疗器械,制造药品,为什么会被人骂呢?因为莆田系的这些医院,不是实实在在地帮你治病,而是利用给人治病的机会想尽办法骗走病患的钱——在这个过程中,患者的病还未必能治好,更有甚者,他们可能还会谎称你有病。宫颈糜烂,就是最常见的一种“病”。实际上宫颈糜烂不是病,但是莆田系旗下的医院会利用免费的妇科检查等套路以此为名欺骗患者进行不必要的消费,而他们给到的治疗方法,不仅没有效果,反而还会影响女性的阴道菌群。经过他们的手,没病反而可能得病,小病可能变成大病,治不好却敢拍胸脯跟你说能治好,这就是莆田系。

而抢先一步占领医美行业的莆田系,已经收割了巨量的财富。医美行业能被莆田系趁机而入,不仅仅是因为陈德良打下了坚实的发展地基。还因为在经历了电线杆贴广告,在报纸电视打广告的阶段之后,莆田还搭上了百度的快车。

只要你在百度检索“医美”“整容”等相关字样,你就会发现,首屏完全是莆田系的天下。

2013年,百度的广告总量为260亿元,这其中将近一半(120亿元)是莆田人贡献的。而医美行业占据了百度收入的1/6。美莱、艺星、华韩等莆田系医美机构,每年在百度上投放的费用达到上千万元,甚至过亿。

莆田人的诉求是“赚钱至上”。擅长以超低价格吸引客户到店,以销售代替面诊医生的形式对消费者进行心理攻击。同时捆绑销售其他项目,让消费者被迫消费。这一招直到今天,也是各种医美平台的拿手菜。

莆田系中的大部分医院,是利用上世纪末的医院科室外包制度洗白自己,并借此机会发展壮大的,这些医院有几个特点:1.往往带有**医院**专科医院的名称;2.全国连锁,以男科医院、妇科医院、不孕不育、美容整形、泌尿肛肠、精神类等系列为主题,

3.会在电视上和百度等搜索网站上打广告。4.你在很多二三线城市的火车站、汽车站前能收到他们免费赠送的杂志,通常内容都是廉价人流、廉价整容、不孕不育、处女膜修复、泌尿、性病、狐臭等相关的。

在百度上输入了关键词“整形 培训”,毫无障碍地就能找到多家整形培训机构。随便加下对方微信点开她朋友圈,你会发现都是学员们相互打针、甚至做手术的视频。

这些黑诊所里的医生,很多只是在“速成班”上了 4 到 7 天的课,就披上白大褂成为了黑诊所里的“医生”。不仅医生来历吓人,有些医美项目极其恐怖,可以讲一个大家感受下。

有一种“洗血美容法”,就是把静脉血管中暗红色的血抽出来,注入臭氧,“洗”成鲜红色,再打回体内。由此可以促进新陈代谢,达到美容的效果。一次就要上万元。

乍一听好像是那么回事,不光臭氧可以让血液变红,自己呼吸也可以。不仅没用,而且有极大风险,香港曾有人在美容院进行“洗血” 项目后,出现感染性休克,其中一人死亡。

同样可怕的还有美容院洗肺,全麻+心肺机接管心肺功能,真的是有人敢做,就有人敢试。

看到医美产业的暴利,很多黑色产业就自己找上门来,比如消费贷,医美贷。

一笔18万元的医美贷,砍头息5万,推荐人5万,8万给医院,而整容医院的毛利保守是在60%以上。

一旦女孩背上了18万的债,正常的工作决然支撑不起还款,甚至可以说连利息也不够付。那么就有人来给她介绍不正当的工作。如果还是不上逾期,逾期又产生罚息,罚息又堆高本金,本金又产生更多利息,“利滚利”。

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介绍更多身边的朋友或同学进来,他们往往被允诺参与分配收益,成为链条里的帮凶。一旦身边更多人,出于对朋友的信任被介绍来,又是陷入同样的轮回。

这过程是不是似曾相识:

传销式的拉人头好处费;分享经济所谓的分享赚钱;你刚好需要我刚好有的分销赚佣金;另类的被逼“卖身”。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分享概念已经被洗脑式的话术玩坏了。朋友间的信任度在这里被完全榨干的同时,不仅谋财,有时甚至害命。

我国的医学传承给我们留下了医术以外的两样东西:一是医德;在本次抗疫中,各地援助湖北的医疗队就是这种救死扶伤,悬壶济世的医德传承的集中体现。二是黑套路;利用求医者匮乏医学常识的漏洞进行敛财,莆田系就是这些黑套路的集大成者---集团化、连锁化。营销代替医术式的敛财。

前者我们要永远传承下去,后者,却是能早一天断掉就早一天断掉得好。利欲不熄 莆田不死!


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美遇美合”公众号,免费领取医美电子书(每周五下午3点更新)

mecosp_mp.jpg


(来源:网络)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美遇美合 | 官微

医美医生个人知识服务平台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