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形费90%被医美中介拿走,院长气急发狠:真想抱着渠道商一起跳楼!

文/医美视界 2020-08-14

“真想抱着渠道一起跳楼!”安徽一家医美机构创始人李院长气愤地说道,“渠道拿...

“真想抱着渠道一起跳楼!”安徽一家医美机构创始人李院长气愤地说道,“渠道拿走了92%的提成,这让我的医院怎么活!”

不只是李院长,很多依赖渠道的医美机构老板都对医美渠道商(医美中介)十分不满。如今,渠道商拿走高额提成已是医美行业的普遍现象,医美机构被渠道绑架,让医美机构收入大大减少,有的机构甚至只能勉强生存。据业内人士称,真正能盈利的医美机构不足2成,大部分机构都在为渠道打工。

渠道医美的畸形发展,不仅是伤害了医美机构的利益,更是侵害的消费者的权益。有业内人士透露,由于大部分手术费用被医美中介拿走了,有的渠道医美机构便在手术和服务上动手脚,使用假药、诱导过度消费等问题就跟随而来。昧良心的医美中介为了利益,诱导消费者到违规机构接受“天价”手术,甚至向未成年人伸出魔爪,诱导未成年人贷款整形。

诱导医美贷、未成年人整形,医美中介搅乱医美市场

医美中介以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她们大多是美容院、美甲店等生活美容机构的老板娘,有的是网红公司的“面试官”,有的是夜总会“小姐”的“经纪人”,她们掌握着客源,把顾客介绍到医美机构,拿走50-80%的提成,有的提成甚至超过90%。正因如此丰厚的利润,医美中介开始把医美市场带偏了,诱导医美贷、诱导过度消费、甚至引诱未成年人整形等乱象经常见诸报端。

据媒体报道,河南开封的陈女士定期在一家美容院做SPA,美容院老板周女士与陈女士熟悉起来后,极力推荐她到整形医院做“高端保养”。陈女士做了三个注射项目,收费竟高达43.8万。当陈女士提出退费时,还被医院的经理恐吓“如果再纠缠,就带人把你全家给抄了”。事后周女士承认自己拿了回扣,但她也没有想到陈女士在医院花了这么多钱。事后,相关部门介入调查,该整形医院存在违规问题被勒令停业。

开封的陈女士被美容院老板娘介绍去做注射美容,收费高达43.8万。

长沙的孙女士经介绍认识了自称是整形医院股东的陈女士,陈女士带着孙女士到一家医美机构做了全面隆胸和鼻整形手术,孙女士给她转款9.6万元,还分期贷款3万元支付给医美机构。然而术后效果并不理想,当孙女士找陈女士讨要说法时,对方删了她的微信。后来孙女士发现,涉事医美机构并无全麻手术资质以及隆胸手术资质,于是向法院起诉。

湖南娄底17岁的小杨为了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高中没读完的她就跟邻居家姐姐来到长沙找工作。姐妹俩在网上认识了一位外表光鲜靓丽的网红“杨洋”,对方称可以免费整形,帮她们打造成网红。小杨先接受了贷款整容,不久她们发现,自己被套路了。之前说好的报销手术费用,这家艺人公司并没有兑现,还让她们以同样的方式去招揽客人赚取“人头费”。后来卫健部门介入调查,姐妹俩也向公安机关报案,最后贷款平台将贷款退还给了姐妹俩。

17岁的小杨被所谓的网红公司带到医美机构贷款整形


类似的案例数不胜数,上述案例中的美容院老板娘、整形医院股东陈女士、网红“杨洋”都是医美中介。有相当一部分中介只顾眼前利益,为拿到高额佣金不择手段,丝毫不顾求美者的权益,公然藐视道德和法律,严重搅乱了医美市场秩序。

“一部分坑蒙拐骗的医美中介的存在,就如同几颗老鼠屎搞坏了一锅粥,才让公众带着有色眼镜看待医美行业。”一位医美从业者说道。

最高佣金比例92%、院长怒道:想抱着渠道一起去死

据一位医美平台创始人陈先生介绍,医美中介的高额提成是从2016年开始出现的,在此之前,渠道医美模式还算稳定,渠道医美机构与美容院合作,医美中介的佣金在30%左右。从2016年开始,佣金比例开始大幅上升至50%-80%,最高可达到90%以上,手术费用也水涨船高,导致项目价格严重虚高。

陈先生说,从2016年开始,医美中介由于赚到了大量佣金,也纷纷开始创办或投资医美机构,成为了渠道医美,“这就出现两个问题,第一是开医院的人变得不专业,做渠道和开医院是两回事;第二是职业渠道进入医美行业,医美机构大量增加,他们唯一的顾客来源就是渠道,机构之间恶性竞争,你给50%,我就给60%,所以佣金的比例迅速上涨。”

安徽一家医美机构创始人李院长称,最开始与美容院合作的时候,佣金只有两三成,后来佣金比例涨到40%、50%、60%、80%,“最高的时候渠道拿走92%,这让我的医院怎么活?不跟她们合作就没业绩,跟她们合作了也没利润可言,横竖都是死,真想抱着渠道商一起跳楼!”

 

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收入分配现状


目前,资金雄厚的大型医美机构可以通过广告等方式进行获客,而许多中小型机构更依赖于渠道。陈先生认为,与渠道合作的医美机构开始进入了死胡同,“他们(渠道医院)给的返点很高,哪怕利润很少,有现金流的周转机构也能活下来。一旦不跟渠道合作,现金流可能就立即中断,本身没什么积蓄,医院肯定就垮了。”

医美中介不仅动了医美机构的蛋糕,更是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大量中介本身就不是医疗行业的人,可能他原来就是开夜总会的,后来也开整形医院,别说回归医疗本质了,可能连回归商业本质都不谈,没有任何的职业操守,一切以盈利为目的,他也可能使用假药、用无证医生,最终损害的是消费者的利益。”陈先生说。

有业内人士表示,渠道商拿走了八九成的佣金,消费者只享受不到2成的服务,这种现象极其不合理,“渠道简直是医美行业的毒瘤,消费者在他们眼里就是待宰的羔羊,能宰多狠就宰多狠,本来社会对医美行业就缺乏信任,现在渠道的种种乱象更加重了社会对医美行业的歧视。”

渠道机构应战略转型、提升核心竞争力

如今业内许多人都认为医美机构被渠道绑架,那么渠道医美机构有没有办法摆脱对医美中介的高度依赖?

医美行业资深人士赵先生直言,被渠道所绑架的医美机构,其经营者的自身素质并不高, “他们努力在做的就是维护和渠道的关系,很少有医院的经营者把钱花在组织管理、人才培养、品牌定位上,造成了自身的竞争力低下。很多渠道就是寄生虫,寄生在渠道医院上,所以能威胁渠道医院。”

赵先生表示,并不是所有的渠道医院都被渠道绑架,“有些渠道医院其实本身还是很好的,是因为它们不仅仅是跟渠道维系关系,与此同时,它们直接在品牌上、在组织上、在人才培养上、在整个战略定位上,投入精力和金钱,所以自身的竞争力起来了,他就敢跟渠道叫板。”

他还说,一些医美中介也看重品牌好、手术质量稳定的渠道医院,愿意降低佣金比例与优质医院合作。“而大部分的渠道医院缺乏竞争力,也没有办法去吸引客人,所以只能投靠医美中介,佣金一涨再涨。”

赵先生认为,想要摆脱对渠道的依赖并非没有出路,渠道医院首先要进行战略定位的转型,“不能够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渠道医院,可以在更小的细分市场上进行的定位,不要什么项目都做,例如可以专做私密整形,或眼综合修复,在某一两个细分项目上做大做强,才有跟渠道讲价的资本。”

“从战略定位上要明确了好以后,剩下的就是你怎么去经营好你的用户,你怎么样建立良性的合作。当然有一些渠道机构它是肯定会被淘汰掉的,因为它本身成立这个机构的时候发心就不对。”赵先生说道。

医美中介将长期存在,应进行自我改良

许多行业都有中介,中介的产生,源自信息不对称,而中介的价值在于为消费者提供优质的服务和保障。

一位分析人士指出,医美行业的信息不对称会永远存在,所以医美中介在未来也会长期存在,但随着行业的信息越来越透明,渠道模式会越来越规范,“未来渠道模式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的高佣金,可能还会有一些利差,但它将会提供更多的服务和安全的保证。”

该分析人士认为,要么医美中介进行自我改良,减少佣金的比例,“不做大单”;要么社会上组织新的力量“围剿”他们,倒逼他们进行改良。他表示,未来将会出现一些平台,在平台上集合这些医美中介,而渠道的佣金将控制在一定范围内,同时手术项目的价格也会大大降低,让医美机构和消费者从中受益,摆脱现在渠道医美极其不合理佣金的局面。

最近出现了“平价医美超市”这一概念,利用线上平台集合了医美机构、医美中介和医美消费者。在“平价医美超市”里,医美项目的价格变得更加平价亲民,同时大大压缩渠道的佣金比例,使得医美机构能够获得合理的利润。

“渠道更应该以平台的形式存在,而不是以个体的形式存在。在平台上,医美中介减少佣金比例,让利给消费者和医美机构,对三方都有好处,也能进一步规范渠道医美的发展,减少渠道医美乱象。”该分析人士说道。

(来源:医美视界)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医美视界 | 研究员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新闻中心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