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各位医美同行,这样的求美者千万别接!只要有纠纷机构就担全责!

2020-08-13

近日,河南开封15岁女孩小于向媒体反映,今年初自己瞒着父母在一家医美机构贷款做了整形手术,术后鼻子出现刺痛、出血的症状,现在十分后悔。记者向涉事医美机构求证得知,小于用的是朋友的身份证,做整形手术前确实没有经过其监护人的同意。


有律师表示,15岁的未成年人未经其监护人的同意,私自与医美机构签订的服务合同是无效的。此外,从以往的法院判例来看,未成年人在没有经过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做了整形手术,法院会判决医美机构全额退款。


如今,整形越来越低龄化,许多未成年人也有整形需求,而未成年人整形引发的医美纠纷也常见诸报端。有律师提醒,广大医美机构一定要核实求美者的身份和年龄,在未经过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切勿接收未成年人,以免给机构带来不必要的麻烦。若未经监护人同意就为未成年人实施整形手术,一旦出现医美纠纷,医美机构就有担全责的风险。


15岁女孩用朋友身份证贷款整形



“我现在对我这个脸完全不满意,后悔当时做这个眼睛和鼻子,还是分期。”小于今年才15岁,让她感到后悔的这件事,还要从年初说起。


原来,小于跟朋友一起去了一家医美机构,工作人员说小于的鼻子特别塌,眼睛也不太好看。在对方反复的劝说下,小于最终做了眼综合和鼻子假体。因为小于没有经济来源,医美机构的工作人员便给她出了个注意。



“他跟我说可以用术后分期,眼睛当时是5000多,鼻子9000多,整体下来他说的是16000。”小于告诉记者,当时是用朋友的身份证办的分期,可现在整完容四个月过去了,小于感觉鼻子不太对劲。


小于表示自己的鼻子会发生一阵一阵的刺痛,偶尔还会流血,令让小于后悔的是,当初做整容根本没有告诉父母。“当时签完这个合同就做手术了,事后也没有把那个合同给我,然后让我录个音承诺以后有什么后果自己承担。”



情况是否如小于所说,随后,记者来到了这家医美机构,工作人员表示负责人不在。


记者问:“你能把你们的资格证拿出来先看一下吗?”


工作人员回答:“我们肯定是有证的,但是具体在哪我不清楚,跟我说什么都没用,我就是最底层的员工。”


律师:未成年人签订合同无效


记者找到联系过小于的工作人员朱女士,对方否认了小于鼻子会出血的说法,“如果是这样她怎么不早点来,等这么多天才说?”说着便挂掉了电话。随后,记者把问题反映给了卫生计生监督局,工作人员表示会先查证给小于做手术的医生有没有资质。



正当记者准备离开涉事机构时,朱女士再次给小于打来了电话,记者问朱女士给未成年人做整形手术是否经过其监护人的同意,朱女士却说:“她跟我讲了吗?她朋友是不是成年人?你出去买东西还要告诉你妈妈吗?我能左右她自己的思想吗?”


律师表示,根据民法总则第18、19条的规定,15周岁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而医疗整形属于高风险的民事法律行为,不是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因此,15岁的未成年人私自与整形机构所签订的法律服务合同属于无效合同。


相关新闻



没通知家长就给15岁少女隆鼻

法院判整形医院退款


据潇湘晨报报道,15岁的小邓瞒着父母去做了隆鼻手术,并且,美容医院明知小邓系未成年人,在未征求其监护人意见的情况下,仍给小邓实施了手术。对此,小邓父母非常愤怒。最终,小邓一纸诉状将美容医院告到了法院。经长沙市雨花区法院调解,双方达成和解,医院答应退还手术费。


15岁少女瞒着父母去隆鼻


小邓从小爱美,因为鼻子不够高,她一直对这个“缺点”不满意,也有些不自信。“要是再高一点就完美了。”小邓捏了捏鼻子很“发愁”。一次偶然的机会,小邓看到长沙一家医学美容医院的宣传,遂萌生了隆鼻的想法。怕父母反对,小邓纠结许久后,瞒着父母进行了假体隆鼻手术。医生告诉小邓,她的手术很成功。术后,小邓的鼻子变挺了,对于隆鼻效果,她自己非常满意。



但小邓脸上的变化还是没有瞒过父母。尽管女儿看上去更漂亮了,小邓父母却忧心忡忡,“女儿正处于身体发育期,整容手术可能对女儿的身体造成影响。”他们极力反对女儿的整容行为,为此非常生气。


看到父母的担忧,小邓很内疚。经家人劝说,小邓以整容手术未经其监护人书面同意为由,要求医院退还手术费并赔偿损失。但医院认为其提供了整容医疗服务,小邓的整容手术也较为成功,无术后不良反应,医院拒绝赔偿。最后,双方就赔偿事宜无法达成一致,小邓一纸诉状起诉到雨花区法院。


法官认为医院并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


雨花区法院承办法官查阅了案卷后,发现双方争议的焦点在于小邓未经监护人书面同意的整容行为是否系合法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承办法官向医院释明,限制行为能力人超出行为能力进行的民事活动,系效力待定的民事法律行为,只有监护人事后予以追认才能生效。


法官认为,本案中小邓所进行的整容行为已超出行为能力,且暂时无法确定整容手术是否会对小邓今后的身体发育造成不良影响,因此整容手术仍可能给小邓带来风险。医院作为专业的整容医疗机构,在小邓出示身份证后,明知小邓系未成年人,未征求其监护人的意见,仍给小邓实施整容手术,医院并未尽到合理注意义务。



经承办法官的明法析理,医院承认其在日常管理及风险防范方面确实存在不足之处,表示愿意返还小邓的手术费用。同时承办法官也指出小邓是限制行为能力人,但其对自己的行为可能引起的后果已具有一定的认知能力和预见性,小邓自身也应承担一定的损失。最终小邓同意只要求医院返还手术费用,不再要求医院赔偿其他损失。


经承办法官主持调解,双方当事人最终达成调解协议。案件调解后,小邓认识到了自身的错误,表示在日常生活中会加强与父母的沟通。同时医院表示会吸取经验教训,不断加强法律意识和风险防范意识。


过早做美容手术不利于身体发育


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整形美容科主任何玮介绍,对于尚未发育成熟的未成年人,整容作为医疗手术的一种,意味着巨大风险。未成年人容貌还未定型,皮肤、器官、骨骼等组织还未发育成熟,过早地做美容外科手术不利于身体发育。“年近十八岁的未成年人即使征得父母同意,但在整容前最好检查一下整容部位是否已发育成熟。”



何玮表示,医院不能擅自给未成年人进行整容手术,如果有需要进行整容手术需要征得监护人同意,并由监护人在手术同意书上签字。


目前我国并没有出台明确规定禁止未成年人进行整容手术。广州市2013年起实施的《广州市未成年人保护规定》规定,“不提倡未成年人实施医疗美容项目,未成年人确因特殊原因需要进行医疗美容的,须经其法定监护人同意。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为未成年人实施医疗美容项目前,应当向未成年人及其法定监护人书面告知治疗的适应症、禁忌症、医疗风险等事项。”


17岁女孩瞒着父母贷款整形

卫监部门对整形医院展开调查


据华西都市报报道,在成都读职校的17岁女孩小真瞒着家人,在成都一家整形美容医院做了脸部微整形手术,花了12000多元,没收入来源的小真未成年,办不了分期付款,但找了一个朋友办到分期付款,并顺利地走上了这家医院的整容手术台。


成都金堂县的李女士不敢相信这一事实,臭骂一顿女儿小真后,便去质问医院并索赔:“我女儿未成年,为什么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给小孩做手术?”对此,整形医院答复承认管理有纰漏,但强调:“女孩自己填的是18岁”。


女孩想整容,医院说“可分期付款”


小真是成都一所职业技术学院学生,生性爱美。她对下巴、嘴唇不太满意,看到一家名为“成都驻颜美容整形医院”的广告后,她动了心,于是通过QQ向该医院工作人员咨询。


2015年11月,她和该整形医院工作人员联系,对方很热情。小真说,对方一直说服她做微整形手术,告诉了对方自己还是学生,今年17岁,也没有钱。工作人员则说这不是问题,没钱也可以手术,搞个分期付款。没满18周岁办不了分期付款,那就找一个超过18岁的熟人帮她办一个就可以了,每个月只还一点钱,办好分期,医院马上就能安排给她手术。


女孩整形后,欠下医院1万多元手术款。



为验证是否可以找他人代办分期,记者以客户身份联系到当时帮小真的贷款公司工作人员刘先生。“未成年人能不能办分期付款?”“不能。”刘先生说。“那未成年人能不能找别人代办分期付款业务?”“原则上可以。”刘先生说,2万元以下当天就能办好。


“办贷款的人和手术的人不一致,医院不会查?”“不会查。我们可以通过一些手段解决。”在记者追问下,刘先生表示打个招呼就能解决问题,“放心吧。”


找人办贷款,医院称“管理纰漏”


李女士告诉记者,女儿放寒假回家后,她发觉了女儿脸上有点变化,但并未往整了容那方面想。因为女儿还在读书,根本没钱做手术。但当女儿无力偿还贷款坦白时,她几乎吓呆了。


2015年11月7日,小真来到了这家整形医院,用朋友的身份办好了分期付款手续后,医院工作人员很快就安排给她做了面部微整形手术。


李女士认为“医院在诱使自己女儿做手术”,因为很明显办分期手续是一个人,做手术的是另一个人,“为什么还给她做?”


该美容整形医院运营总监张女士解释说,当时在医院的时候,工作人员只是确认了付款金额及是否到账,并没有确认办理分期付款的人是否和接受手术的是同一个人,“因为分期付款只能成年人办理,既然已经办下来了,我们也就没有再去核实身份。”她也承认,院方存在管理上的纰漏,“这一点确实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


女孩未成年,医院并未核实年龄


小真出生年月是1998年6月,在接受手术的时候,她未满18岁,属于未成年人。但是,记者查看了小真在美容整形医院手术的相关资料,咨询记录、顾客项目消费清单、麻醉知情同意书和整形美容手术同意书上,均有小真的签名,但所有资料上的年龄一栏,写的都是“18岁”。


在手术同意书上年龄一栏,女孩写的“18岁”。



是小真自己故意填的18岁,还是有人“暗示”?小真没有明确回答这个问题。该医院拿着这个有小真签名,填了“18岁”的手术同意书,给实际上并未成年的小真做了麻醉整容手术。


医院是否知道小真只有17岁?在填写资料的时候,工作人员是否要求顾客出示身份证,核实年龄呢?该美容整形医院运营总监张女士对此回应称,小真自己填的岁数是18岁。一般情况下,工作人员都会询问顾客年龄,并要求出示身份证,“但我们不是权力机关,没法要求顾客必须出示身份证才能做手术。”


但小真表示,工作人员从未让她出示过身份证,而且“当天做手术我说过的,手术台上院长问我年龄,我也说过我17岁。”


张女士则说,小真在QQ中曾向医院一名工作人员表明自己未成年,该工作人员拒绝了小真的整容手术要求。而后来和小真对接的是另外一工作人员,张女士称“当时小真并没说自己只有17岁”,所以工作人员才会建议她去办需要成人身份证的分期付款业务。


家属索赔6000元被拒,相关部门介入调查


事后,小真的妈妈李女士带女儿到成都,找到这家医院。她说之所以维权,是因为女儿是未成年人,在作为监护人的她不知情的情况下,医院就给孩子做了手术,对孩子的面部造成了影响,因为孩子还在长身体。


她向医院提出索赔,赔偿金额至少要手术费用的一半,也就是6000元。2016年1月28日,医院权衡后,提出了自己的和解方案,即赔偿李女士价值5000元的代金券。但这遭受了李女士的拒绝,“我们不会在这家医院再做任何治疗,代金券有什么用,根本用不上。”她希望折现赔偿,医院不接受。


“无论从未成年人身体角度还是法律角度,美容医疗机构未经法定监护人同意,对未成年人进行医学美容手术,都是违法的。”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因告诉记者。


他说,对于尚未发育成熟的未成年人,整容作为医疗手术的一种,意味着巨大风险。未成年人容貌还未定型,皮肤、器官、骨骼等组织还未发育成熟,过早地做美容外科手术不利于身体发育;更重要的是,在法律层面上,根据《民法通则》,满十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整容手术这样存在危险系数的医疗行为,明显不属于未成年人自己能决定的行为。整形医院明知未成年人不能与之建立医疗美容合同,还利用他人身份证为其实施医学美容属于违法行为,可以向相关部门投诉。同时,这个医疗合同由于主体不适格,属于无效合同,无效合同自始无效,可以要求返回费用,赔偿由此导致的损失。


针对此事,成都市卫计委相关科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根据属地管理原则,他们已将反映的相关情况通知了成都市金牛区卫计局,并责成成都市卫生计生监督执法支队对此事跟进、督导,一旦发现涉事医院存在违法或违规行为,将严肃处理。

延伸阅读



人大代表建议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整容


近些年来不断低龄化的整容风潮,受到了不少人的关注。数据显示,当前中国有近2000万医疗美容消费群体,90后已是整容整形绝对主力,00后开启医疗美容消费的势头比90后更强。对于身体尚处发育阶段的未成年人来说,过早整容风险还是很大的,并且可能影响未来身体发育,造成适得其反的不良效果。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省作协副主席廖华歌表示,整容低龄化趋势亟待有效干预,建议立法禁止未成年人整容,确需整容的,则需父母陪同。


未成年人整容者越来越多 亟待有效干预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追求美是每个人的权利,整容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对。而面对日趋低龄化的整容,不少业内人士提出了担忧。有专家表示,无论是从孩子的身体健康还是心理健康角度出发,除了本身具有特别严重的容貌畸形外,不主张在未成年时期整容。



“随着90后、00后的长大,整容市场迎来了这批新人类。和70后、80后等不同,他们对于在脸上、身上缝针动刀的接受度更高。”廖华歌表示,因受到网红或者自己喜欢的偶像的影响,他们觉得自己不够漂亮要整形。而面对当下乱象频仍的医美市场,低龄整容埋下了不小的健康风险。


廖华歌围绕未成年人整容问题曾专门进行了走访调研,她表示,从医学角度讲,由于未成年人还在发育期,做了整形手术后,可能会完全终止颌骨的发育,或者激活促进颌骨的发育过程,这些都影响身体的正常发育,带来不可预期的结果。此外,在还未形成一个比较成熟的对美的认识时,觉得自己容貌的某一个部分不完美而进行整容,是很不成熟的行为。


“众所周知,前不久,一些网红、明星带火了‘洗血’美容,这种类似血液透析的操作,居然有些美容院、私人随随便便找个宾馆房间就敢操作起来,有人为此付出几倍乃至几十倍的高昂代价做修复,有人则只能抱憾终生。”廖华歌表示,因花样繁多的医美项目出问题而毁容的,屡见不鲜。


建议像禁止进网吧一样禁止未成年人整容


在廖华歌看来,遏制低龄整容风潮势在必行,而要遏制低龄整容这股风潮,必须做到除了在法律和社会导向上,加强对未成年人的审美教育与引导,还要对医美行业之乱,进行严格整顿和惩治,以使未成年人的身心得以健康成长。



廖华歌建议通过立法来禁止未成年人整形,像禁止未成年人进网吧一样禁止进行整容,对于违反规定的家长和医疗美容机构进行严惩。“可以对未成年整容作出一些具体的规定,比如除了因为兔唇等一些先天性的缺陷需要进行医疗性整容外,不允许未成年人进行整容,符合相关条件,确需进行整容的也应该父母陪同。


在采访中,廖华歌还介绍说,她留意到目前一些微整形机构比较多,其中不少都手续不齐全、卫生等条件不达标,甚至就开在居民楼里,也没有专业人员和设备,简单培训几天就开始给顾客割双眼皮等。她表示,这些所谓的微整形其实也是存在极大隐患的,近年来更是时有一些惨痛案例发生,对此,她建议要严查这些非法微整形机构。


希望未成年人多读书来改变自己的气质


廖华歌表示,其实,在国际上,澳大利亚及美国的许多州对未成年整容都是有年龄限制的,一般都要求整容者必须18岁以上。


之所以会出现整容日趋低龄化的现象,在廖华歌看来,这其中,除了有些青少年审美观扭曲、盲目跟风外,更多的还是被“颜值决定一切”的观点所蛊惑,总觉得长得好看就会走上人生捷径。

“这其实是一种错误的观点,未成年是一个人价值观形成和塑造的关键时期,如果一味追求‘外在美’,便不利于形成正确的价值观,会忽视对内在美的关注。”廖华歌表示,“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大家都不陌生,她建议年轻人尤其是未成年人能够多读书、读好书,这不仅有利于未成年人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也能让人变得有内涵,继而改变外在的气质。


(来源: 医美视界 )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美遇美合 | 官微

医美医生个人知识服务平台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