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医美合作的这11000家真是医美及医疗类机构吗?

2020-08-05

还有什么业务是美团不做的吗?美团目前所涉猎的领域,包括外卖、团购、酒店、旅...

还有什么业务是美团不做的吗?


美团目前所涉猎的领域,包括外卖、团购、酒店、旅游、出行、票务、短租、家政、生鲜电商、医美等各个方面。也因此,行业内人士略带调侃的称其为“无边界美团”、“八爪鱼企业”。

而就在十年前,2010年7月9日腾讯QQ团购网上线后,美团CEO王兴曾公开发问:“有什么业务是腾讯不做的吗?”

彼时,王兴的观点也被引用在《计算机世界》2010年7月刊《“狗日的”腾讯》这篇轰动一时的文章中。可谁料,十年后这句话被业界反问在了王兴和美团的身上。

从草创期到长成庞然大“帝国”美团用了十年时间。在此期间,美团的本地生活服务可谓“包罗万象”,如今“插足”到了医疗美容市场。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一跨,美团是搅局者、掠食者,还是终结者。


壹|看上去很美


回溯美团医美的发展,从2017年涉足医美行业,到2018年迅速成立医美业务部,瞄准轻医美市场,美团似乎尝到了甜头。

不可置否美团拥有强大的流量和导流优势,但是通过大流量配合强地推的打法来向医美行业进行复制是否可行,又是否符合医美行业规律?

流量赋能,光看数据的话,似乎很美。2020年618活动期间,美团医美线上交易额超过21.7亿元,一年前的618大促期间美团医美的交易额还只有6.7亿元,但当年11月间的双十一大促,美团医美线上消费金额就达到了15.3亿元。

美团点评医美及健康业务部负责人李晓辉曾公开分享“2019年平均每月通过平台了解医美医疗的用户超过2400万人次,医美线上交易额年同比增长388%。”

另据公开资料显示,截止2019年末,美团医美医疗业务已覆盖近400个核心城市,付费合作的医美及医疗类机构数量达到了11000家,覆盖皮肤管理、抗衰老、玻尿酸、体检、口腔等多个细分品类。

细品一下,11000家!

据艾瑞咨询《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20》数据:2019年中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000家,其中医院等级占29.1%,门诊类32.9%,诊所类38%。而全国有超过8万家生活美业店铺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属于违法经营。

即便是已上市的医美垂直平台新氧,在医美行业浸润了7年之久,其认证医美及消费医疗机构也只有6000家。业务覆盖中国300+城市和海外地区。

美团医美的合作的这11000家真是医美及医疗类机构吗?

在黑猫投诉上能看到一位商家投诉美团欺骗商家入驻,该商家描述并发问:

“我是美容公司,做皮肤美容,在一家医院租来2间房而已,而销售让我必须买医美版本。”

“我一个新店!有差评,还不是自己经营的,你们说公平吗?”

“我打客服电话,客服联系让我重新开店!可是销售又说不行!”



这家“AICELU品牌”只是美容公司,但属于与美团医美付费合作医美及医疗类机构11000家中的一家。

从这番操作来看,美团这11000家付费机构有多少家真正具备行业资质的医美及医疗类机构需要打个问号,或者说美团在入驻商家的资质审核上,很可能存在漏洞。

美团地推人员迫于业绩考核压力,很可能会想法绕开审核。

灼识咨询执行董事王文华曾公开表达:美团医美的资质审查从技术角度而言可行,但在具体操作方面,对平台的运营核查能力是较大挑战。


贰|防不胜防的坑


2019年中国医美市场规模已达到1769亿元,但医美黑产猖獗仍是最大的行业顽疾。

另据中国整容协会统计,2019年,有2万件由于医疗美容导致毁容的投诉记录;全国消费者协会统计2019年医疗美容行业的投诉数量在6138件。

甚至有业内人士调研发现,国内医美行业事故巨大部分出自黑医美机构,平均每年非法医美机构致伤致残人数大约有10万之众,且大多数消费者投诉、报案无门,维权难于登天,最后只能选择沉默。

然而,由于监管成本高企等原因,各种没有资质,非法医疗的生美机构,甚至是“挂羊头卖狗肉”的黑医美非但屡禁不止,还利用一些渠道平台捕获消费者。

有学生消费者在黑猫投诉在美团上预约了一项“痘博士5元检测痘因项目”:

“去到店内没有进行该项目,而是诱导我签约一年包治项目。”

“在我不知情不能给学生放贷的情况下,痘博士联合贷款机构私下给我拍照,贷款过程并非我本人意愿操作”

“全程有店员再给我提供虚假工作证明、虚假工作地址电话”

“痘博士并非医疗机构,存在欺诈消费者行为”

“商家名称也不是我所办理的痘博士机构名称”



在美团APP打开“医美”后输入“痘博士”能看到的是团购项目和美容师的推荐。然而,这些美容师并不具备执业医师的许可,在卫健委官网上亦查询不到该机构。



确切地说,像这种机构实际属于生活美容类的店铺/机构,而不是医美机构。因此,“痘博士”又怎么能堂而皇之出现在美团医美的项目中?

令人费解的是,打开美团APP医美板块,搜索“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整形外科”,弹出的第一条是“北京叶子整形美容医院”,第二条又正是这家“神奇”的“痘博士北京·全国连锁祛痘机构。”



美团是不明白“医美”是医疗属性,难以甄别何为“医美”机构?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为了自身的盈利冲动而放松了审核标准?

根据艾瑞等行业调研的查证,在一些搜索引擎、生活服务类平台上,非医疗美容机构和黑医美通过打“擦边球”,利用近似关键词搜索,混迹于正规医美机构名录里,令消费者防不胜防。

对于大多数缺乏专业知识的消费者而言,他们很难靠一些平台提供的简单信息来辨别医美机构的真伪,在加上很多时候机构和平台的各种眼花缭乱的活动和极具诱惑力的价格,甚至诱导求美者主动“踩坑”。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在追求商业利益的同时,像美团这样的大平台更应当明白的是,医美是以“医”为重,它与其他生活服务是有本质区别的。


叁|处处藏着画皮的鬼


尽管有很强的消费属性,即便是“轻医美”也脱离不了医疗服务的基本规范和行业标准。轻医美,轻的是消费决策而不是脱离医疗本质的内容。

在医疗美容成为大众消费趋势的同时,服务于医美行业的各种平台方本当首要是成为消费者、求美者的“防火墙”,过滤非法医美行为,利用平台机制约束和规范医美机构的行为。

然而,一些非医美资质的机构却利用“轻医美”的概念做幌子,违规销售医美项目出现在美团这样的平台上,不时被消费者踩雷。


“打瘦脸针”、“光子嫩肤”、“热吉玛”等最为常规和基础的“轻医美”项目,在缺乏基本医疗规范的机构手里往往也会给消费者带来意想不到的伤害。



事实上,90%以上的医美事故正是出于“三非”之地:非正规机构、非正规医生、NMPA药品。

按照市场咨询机构艾瑞核算,2019年中国医美行业医师数量38343名。这个数字均摊到1.3万家医美机构也存在巨大缺口,更何况全国依然有8万家生活美容类的店铺/机构在非法开展医疗美容项目。

因此,一味鼓吹平台签约服务机构数量规模,显然是更令消费者望而生畏的事情。对求美者而言,即便考虑服务便利性,也是需要建立在服务安全性的基础上。

但在商业利益、业绩考核之下,消费者的权益往往被摆在了最后。多数的医美领域消费纠纷,最终大部分是以消费者的妥协而告终。



只要不出大问题,小问题自然可以小事化了的。这也许就是越来越多机构用利用“轻医美”等概念获客的原因,而对于美团这样的平台方,打个水光针、做个玻尿酸,各种仪器来一套的低价服务项目,也是提升平台活跃度的“小药丸”。

问题是美团医美平台真的了解或者在乎医美市场水有多深吗?

按照行业人士的普遍说法,市面上流通的医美针剂正品率只有33.3%,也就是一只正品针剂背后伴随着至少2支非法针剂的流通。

通过美团团购注射玻尿酸,却是在美容美发中心注射,结果还发生异常反应,维权赔款却被机构要求先删除美团评价才可退款,类似这种案例不绝于媒体。但是否有更多消费者维权时为少生麻烦而删除评价的呢?



从根本上讲,从入驻平台的签约商家是否有资质,是否有符合行业标准的设施设备,是否有合理的医护配置,都无法严控,那么出现类似事件的概率和频率就会越来越高。

送外卖、做美甲的评价,与医美机构的服务评价其实根本不应当是同一套系统。在这个方面,美团医美还需要不断投入成本,查漏堵缺,不要让消费者在出了状况之后,再去给出那多少显得无力维权的差评。

这年头,信用很贵,贵就贵在有些事一旦发生就很难拿钱来弥补和修复。


(来源:美创会)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美遇美合 | 官微

医美医生个人知识服务平台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