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医美:是先有“医”,还是先有“美”?

文/信海光微天下 2020-07-09

所谓“医美”,其实是先有“医”而后才有“美”,医美的最本质工作,是为沈琳这...

所谓“医美”,其实是先有“医”而后才有“美”,医美的最本质工作,是为沈琳这样的缺憾者恢复“intact”(完整)。

“最近有个妇产科的,40多岁了,要转行要做美容,来做学双眼皮,我说你本来做下三路的,你现在上三路了,那也没办法,关键他也不违法。”

43年无鼻人生后

这个夏天,她摘下了口罩

沈琳是贵州六盘水山区的一个农家妇人。

三岁的时候,因不慎摔伤面部,她失去了鼻子,没有鼻梁,没有鼻翼,只有两个鼻孔耷拉着。

自此,在村里,沈琳成了“怪物”,所有人都躲着她走。从3岁开始,她几乎没有感受过善意。2006年,沈琳的妈妈去世,家中老宅被弟弟卖掉,她住过桥洞,拾荒为生。

口罩,成了沈琳最亲密的伙伴。寒来暑往,她都以口罩遮面,要不连拾荒为生都无法维持了。“只要有人看到我,不管多远,他们都躲着走。”沈琳说,“我就跟得了传染病一样不受待见。”

妈妈离世前的遗言支撑她攒下每一分钱,希望能去开启一段新的人生。“我妈临死都闭不上眼,放心不下我。“时隔14年,说起妈妈离世,46岁的沈琳哭得还像个孩子。”她不停地跟我说‘我有病,没办法了,不能陪你了,你这个鼻子我对不起你,让你过这么痛苦......”

对于这样的命运,沈琳的妈妈不甘心,沈琳自己更不甘心。

小时候,妈妈曾带沈琳去省会贵阳看过医生,但那时造个鼻子像是天方夜谭。沈琳心里还是有一个小小的愿望,希望和其他人一样,有一个鼻子,哪怕不那么好看。

她守着这个小小的愿望,坚持不分昼夜的捡破烂。

去年,她终于有个机会来北京面诊。想了半辈子盼了半辈子,拥有一个新鼻子终于有了点希望了。

面诊一个多月后,沈琳在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我可以给你做一个好看的鼻子。”中国医美飞翔奖技术突破大奖的获得者、北京联合丽格第一医疗美容医院综合鼻整形术专家师俊莉告诉她,并承诺亲自为她主刀。同时,她的修复费用,也由中整协修复救助基金新氧公益救助项目帮助支付。

太好了!沈琳终于看到了希望,“我当时就高兴得跳起来了。”

对师俊莉来说,这不是一个最复杂的手术,沈琳很快就有了一个新鼻子。

很难想象,这个鼻子是手术做出来的。

手术成功后,医生送了沈琳一面小镜子。

沈琳大哭,“我43年没有照过鼻子,不敢照,看一眼镜子就很痛苦,我就想起人家笑我丑八怪,丑鬼,我不敢照镜子,哪怕我在路上看到镜子我赶快把脸歪开,不敢看,我把镜子都藏起来,我都躲起来...”

“你开心照吧,我给你做的新鼻子特别漂亮,这次你放心照吧。”师俊莉说。

真正的文明社会

会对他人的瑕疵“视而不见”

郭树忠是中国最顶尖的整形外科高手之一,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他参与了这次公益项目。

对郭树忠而言,沈琳的生理缺憾是“司空见惯”。作为整形医生,郭树忠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患者,比沈琳看起来更“丑陋”、“可怕”的也不计其数。

但沈琳依旧给她留下深刻印象,因为沈琳的人生因为没有鼻子变得太惨太惨。

这也是令郭树忠感到非常具有哲学感的一个“课题”。像沈琳这样的病人,她只是没有鼻子,相貌上不完整,其他方面没有任何影响,但却只因为这个“intact”上的瑕疵,使整个生活几乎遭毁灭。

以前的沈琳。

自小,没有鼻子的沈琳就不受待见。“上学每天被人家欺负,早晨上学我妈妈给我梳的小辫,回来头发就全部是人家吐的痰和鼻涕,浑身都是泥土,同学们都欺负我,书被撕烂、书包被踩烂是常有的事,同学经常从桌子上跳下来踢我打我,农村癞蛤蟆、大蚂蚁、蚂蟥、螳螂多,他们就抓来丢我身上,我很怕,但我不敢跟我妈妈说,怕她担心,自己用胶布把撕碎的书粘上......”

“后来我妈说别上了,再上就把你眼睛也搞残疾了。”沈琳一共上了21天学。

这不止是新鼻子,还是一段新的人生。

在郭树忠的患者中,沈琳的遭遇并不是个例。

“我这一辈子接触过太多畸形人群,先天的、烧伤的、被老鼠咬的,他们走到大街上,大家像猴子一样看他们,导致他们特别自卑,心里不是滋味呀。”

“我在美国做过一段时间医生,也看了很多畸形病人。但在美国,这些病人出现后,实际上路人的眼光也扫到了,但是没人去盯他,这是很大的差别。在学校里面也是这样,很多孩子不太给伤者起外号,但咱们孩子们特别容易起外号”。

“所以从文化这个层面上我们需要提升,这是将来能代表我们中国人是不是更文明的一个重要的标志。”

“就像现在美国的黑人歧视一样,是因为他黑,所以就有歧视,认为白就好。中国人也是这样,女孩都把自己弄白了,这些东西不论从科学还是从文化层面上,并没有解释得很清楚,人类为什么对有残缺不全的同类要有歧视心态?”

医美的本质意义

不是“更美”,而是“intact”

既然目前还不能完全解释清楚残缺者为什么会被歧视,那人类能做的,就是尽量使他们恢复完整。

救助沈琳的项目全称叫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疗救助与修复基金新氧公益救助项目,是国内首个互联网医美修复救助公益项目。

与一般的医美项目不同,它的主旨是为全国黑医美受害者或先天、意外事故导致面部畸形患者提供免费的医美修复救助。

医美崛起是今年的一个热门话题,提到医美,大多数人下意识想到的是“网红脸”、“整没整”等关键词,认为医美就是整容,整容就是为了变更美和走人生捷径,走捷径就要付出金钱代价,就是与医生和医院的等价交换。在这样的认知中,医美本来的属性逐渐被纯粹的市场交易属性所掩盖。

但所谓“医美”,其实是先有“医”而后才有“美”,医美的最本质工作,是为沈琳这样的缺憾者恢复“intact”(完整)。

“守护美丽,是医美从业者的初心。过去,我们通过提高医美技术让很多人实现了变美的愿望。但现在我们也希望医美技术可以帮助到那些需要医美改变命运的普通人。“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副秘书长朱美如说,“医美的一小步,可能改变一些朋友的一辈子。”

沈琳无鼻四十多年,有一定的时代背景,以今天的医疗普惠程度与发达程度,同样遭遇的孩子,要幸运的多。未来,以前这样的“沈琳”肯定会越来越少。

但如果考虑到因为医美业发达、黑医美泛滥,而导致的手术失败者总数暴增,新的“沈琳”却会越来越多。这个新的人群,将是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疗救助与修复基金新氧公益救助项目的主要救助人群。

据《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2020年)》显示,平均每年黑医美致伤致残人数约为10万人。但大部分消费者投诉报案无门,维权异常艰难,生活也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面对医美行业的种种乱象,新氧科技决定先期捐赠1000万元,联合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发起新氧公益救助项目,以百位医美名医团的阵容为黑医美受害者或先天、意外事故导致面部畸形患者提供免费的医美修复救助。首期新氧公益救助项目预计一年救助150人。

郭树忠也把医美手术分为两大类,一大类是锦上添花的手术,另一大类就是做坏了修复重建的手术。

在郭树忠看来,这两类手术本来是密不可分的,但遗憾的是中国的大部分美容大夫,光会美容不会修复重建。

这将导致严重问题!

黑医美乱象

“我们现在很多大夫都是江湖上出来的。”

从长远趋势来说,医美大众化是个好现象,所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公众普遍更追求美并得到满足,实际上属于“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一部分。

但医美大众化所引发的市场乱象也不容忽视。

从经济动因上看,这种乱象来自两个极端,一个极端是对超额利润的追逐,另外一个极端则是对廉价的追求。

医美暴利在舆论上谈的已经很多了,但郭树忠反映了一个新情况:随着公立医院医改的推进,医生的灰色收入变少,这使得大量医生涌入到那些可以拿到“阳光”高收入的专业领域,其中就包括医美。

于是就发生了医生半路出家的情况,只要会开刀的就纷纷转行做医美,甚至神经外科、心脏外科的大夫都转行做美容手术。

但这些半路出家的大夫,“单纯做个隆鼻或许可以,但是如果做坏了,需要修复重建技术的时候,就不行了。”

“最近有个妇产科的,40多岁了,要转行要做美容,来做学双眼皮,我说你本来做下三路的,你现在上三路了,那也没办法,关键他也不违法。”

另外一个极端是对廉价医美的追求。医美正在大众化,但大众的收入水平其实有限,这导致一些黑医美机构为了拿出诱人的价格同时又有足够利润,而无限制压低成本。

这包括医生的培训成本、药品成本、耗材成本、消毒成本等等几乎所有流程都在节省成本。

比如光无菌的这一块,医疗人员的衣服需要每天洗每天消毒,执行严格的无菌操作,大量的成本被消耗在手术室里,但黑医美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廉价黑医美的顾客都是较低收入人群,但恰恰也是这些人群,在遭遇医美手术失败后最无助。

因为他们大多数或许还可以挤出钱来做一次廉价医美手术,但却很难支付得起巨额医美修复的手术费用。

他们最需要救助!这也是中国整形美容协会医疗救助与修复基金新氧公益救助项目的由来与本初。

“红旗原则”

现在,这个项目仍然在推行中,如果你是黑医美受害者,或有先天缺陷,可以在新氧APP、中整协官网和官微找到申请通道,只需填写相关信息,通过中整协和新氧医学鉴定团队的共同审核,即可获得救助帮扶。

目前,新氧公益救助项目已获得全国近百位三甲医院的医美专家的鼎力支持,他们将会参与到每一位获得救助资格的申请者的医美修复治疗方案中,其中包括前文提到的国内著名整形外科专家郭树忠教授等近100位国内外整形修复名医。

新氧科技在这个项目中首期捐赠了1000万元作为启动资金。

作为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新氧是当下国内最大的医美互联网平台,而它之所以参与这项公益项目中,是因为“红旗原则”。

“红旗”原则是“避风港”原则的例外适用,红旗原则是指如果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事实是显而易见的,就像是红旗一样飘扬,网络服务商就不能装做看不见,或以不知道侵权的理由来推脱责任,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不进行删除、屏蔽、断开连接等必要措施的话,尽管权利人没有发出过通知,也应该认定网络服务商知道第三方侵权。

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在发展过程中更喜欢“避风港原则”,因为这可以规避大量不可测风险。

但新氧的问题在于,它身处于一个特殊的行业--医美行业。医美行为首先是医疗行为,不止事关美丽,而且人命关天,如果一味引用“避风港原则”,对行业风险视而不见,恐将导致行业灾难。

在互联网发展史上,类似的惨痛教训比比皆是,比如魏则西事件。

显然,新氧对这些前车之鉴印象极为深刻。

而若从长远看,尽管“红旗原则”意味着更大的责任与成本,但假如医美行业因此得以更快速、安全地发展壮大起来,最终受益的还是这行业的所有参与者。



(来源:信海光微天下)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美遇美合 | 官微

医美医生个人知识服务平台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