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肋骨鼻,谁想出来的???

文/L 2020-06-28

自从出现了“打三次就可以维持15个月的水光产品瑞蓝唯瑅”之后,笔者开始留心...

没办法,身在这样一个年代,消费者和医生被重重纷繁复杂的信息所包围,对于真假信息如何辨别,早已不如前些年严谨了。


前几天笔者转载了《你打的热玛吉五代,90%都是假的》一文,就引起了业内的广泛强烈的反应,支持的一方认为的确市场乱象无处不在,淘宝一搜索热玛吉五代出现的商品比比皆是,让消费者完全无法辨别真伪;反对的一方则认为正品热玛吉五代有苦说不出,被政策影响也被市场倒逼。总之,各有各的理由和角度吧。

笔者经过细心打听,这才发现有些事情并不像我们想的那样简单。罢了罢了,以后我们再专门开贴说热玛吉五代的事情。

而今天我们主要来看的是另外一个身处医美争议漩涡的新晋产品——葡聚多肽/葡聚糖,Dextran Filler。

笔者这样说,你们可能陌生了,心想这是哪里来的什么鬼材料。那我换个名字:生物肋骨鼻,你们肯定听说过吧?

  医美乱象:妖魔化营销如何毁掉一个品牌?

生物肋骨鼻,号称自己是:不开刀不手术,不透光不回落不游离,不光如此,效果还堪比肋骨鼻,可以维持十年,零栓塞风险。

 

乍一看,这营销的文案好精彩啊。但是仔细一想,却觉得很多点站不住脚。从操作的视频来看,“生物肋骨鼻”就是注射填充隆鼻啊。明明是个非手术,非要往手术的方向去包装,这是不是有点儿蜜汁熟悉?


笔者想起了“无针线雕”、“无针水光”、“无针双眼皮”,都可以用这魔性的“不开刀、不手术、无痛苦、无恢复期”来形容和包装。


第二句让人无法理解的就是,“零栓塞”的宣传。是什么样的填充材料,才可以达到没有栓塞的风险呢?要知道,黑医美的另一个明星产品溶脂针都是可以导致栓塞的呢,这什么材料啊这么神奇,不会栓塞???


于是笔者了解到,这个生物肋骨鼻的材料的化学名叫葡聚糖,英文名为Dextran Filler

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个不会栓塞的填充材料。它究竟是什么?安全吗?说自己不栓塞,是真的吗?

 
  

拨开迷雾:葡聚糖Dextran Filler究竟为何物?

Dextran Filler,化学名为葡聚糖,早在1840年就开始应⽤于医疗,临床上可应⽤于提⾼免疫⼒、⽪肤屏障修复、降低胆固醇、增強⾃体抵抗、细菌与病毒能⼒。

葡聚糖的结构

1.如何来快速理解葡聚糖的结构,我们可以类比一下玻尿酸

 

没错,本质上,玻尿酸是一种是由双糖(D-葡萄糖醛酸及N-乙酰葡糖胺)基本结构组成的糖胺聚糖

 

如果说玻尿酸是一个一个的玻尿酸分子手拉手在一起,那么葡聚糖就是一个一个的葡萄糖单糖手拉手720度地连在一起。变成了一个多糖的结构。

 

图:单个玻尿酸的单元结构

 

图:玻尿酸链的结构

 

图:葡聚糖的形态示意

由于葡聚糖临床上亦可⽤作“代⾎浆”,因此是一种安全性较高的成分。另外,葡聚糖是可以溶于水和生理盐水的,这两点就可以看出来葡聚糖的生物相容性还是挺不错的。但是,这不代表了以葡聚糖成分为主的填充剂不会产生栓塞,原因很简单,因为一支针剂里不仅只含有葡聚糖一种成分

2.以葡聚糖为主要成分的填充剂

由于,交联葡聚糖能刺激成纤维细胞在结缔组织中产生胶原纤维,因此葡聚糖开始被应用于医美领域。以葡聚糖为主要成分的填充剂最早出现在韩国。在泌尿外科中,它被用作内镜下治疗膀胱输尿管反流和尿失禁的扩张剂。在韩国,葡聚糖填充剂主要分两种类型:


 

第一种

DiHM

DiHM的成分包括交联的葡聚糖和羟丙基甲基纤维素的混合溶液。


大家可能听了很懵逼,其实羟丙基甲基纤维素,简称CMC,就是安全的添加剂成分的一种,举个例子,之前笔者写过的少女针,它的成分就是PCL+CMC。PCL后期不断降解,CMC大概在8周左右降解。

 

 

第二种

PDiHM

DiHM的成分包括交联的葡聚糖+羟丙基甲基纤维素+PMMA混合溶液。通常情况下,PMMA的含量不会超过10%。PMMA微球大家应该不陌生,知名品牌爱贝芙就含有它。它的主要作用还是刺激胶原蛋白的合成和增长。PDiHM比DiHM硬度更高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看见的这种生物肋骨鼻还分什么白盒和黑盒,其实就是因为成分的不同。


而葡聚糖对胶原蛋白的新生作用以及填充作用,却是真的。

 

图:葡聚糖(PDiHM和DiHM)与生理盐水、玻尿酸在皮下的组织学特征对比

 

图:葡聚糖(PDiHM和DiHM)与生理盐水、玻尿酸在皮下的组织学特征对比

以葡聚糖为主要成分的填充剂临床应用史

3.大概在2010年的时候,葡聚糖填充剂被应用在泌尿外科,哈哈哈,主要应用于阴茎的增粗。(你们笑什么,这是真的!)你们看,2018年还有相关的研究发表。

 

在韩国的进行的交联葡聚糖面部注射临床研究是2014年开始的。研究者发现,当皮下注射时,交联葡聚糖可直接增加容积,并在1~2年内完全降解。此外,交联葡聚糖微球已知具有新的作用。通过其胶原形成能力,皮下注射交联葡聚糖可以提供长时间的体积增强,即使完全降解。


韩国研究者发现单次注射交联葡聚糖之后,维持时间至少为24周。不良反应与其余皮肤填充剂大致类似,包括注射部位轻度疼痛、肿胀、红斑等症状,经口服抗生素治疗后症状可以完全缓解。在24周的研究期间,没有其他与治疗相关的不良事件报道。

 

图:A、B、C分别为年龄是34、38、55岁女性单次注射葡聚糖后24周的效果对比图

 

图:55岁女性患者与59岁男性患者单次注射葡聚糖术前、术后4周、术后12周、术后24周的对比

  

层层剖析:Dextran Filler的正确打开方式

因此,葡聚糖Dextran Filler,是一款新研发的以刺激自身组织生长为主的皮肤填充剂,它是韩国发明的,大概目前的临床应用时间是10年左右。早期在泌尿外科使用,近年来发展为面部填充注射。


   

关于注射部位,目前仅有葡聚糖在鼻唇沟和阴茎增粗方面的临床试验。


   

关于是否栓塞,我想这个无须多说,只要是皮肤填充剂,就有造成栓塞的可能性,这一点我的读者们都应该心里有数。


   

关于维持时间,仅有的面部注射几项研究中,最长显示的临床观察时间是1年以上阴茎注射的维持时间是6-18个月



唉,我真的是笑死了,一款才应用10年左右的产品,2014年才有了第一个面部注射的研究,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它能维持5-10年呢?


要不要我给你放一首陈奕迅的《十年》???


而我们百度、微博、小红书、知乎搜到的那些韩国葡聚糖填充产品,在中国还没有获得国家三类医疗器械批准,严格意义说,就是违FA产品了。国内是否有相关产品,待笔者再去做做攻略,回头跟你们分享。    

综上所述,葡聚糖Dextran Filler就是一种新型的皮肤填充剂,如果使用得当,将来在临床上是可以有发展前途的,也可以作为玻尿酸、童颜针、少女针们的有力竞争对手存在。

中国有句古话叫做,欲速则不达。

大量的     妖魔化营销葡聚糖,给它取各种各样博眼球的名字,不仅让消费者心生疑惑,无法正确理解产品优势;还让医生对这种营销心生反感和抗拒,这不是害了品牌吗。    
  
  

参考文献

  1. Huh JB, Kim JH, Kim S, et al. Effects of PMMA and Cross-Linked Dextran Filler for Soft Tissue Augmentation in Rats. Int J Mol Sci. 2015;16(12):28523-28533. Published 2015 Dec 1. doi:10.3390/ijms161226112


  2. Shin SJ, Her Y, Yu DS, Kim CW, Kim SS. Twenty-four-week multicenter, evaluator-blinded clinical study of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a dextran filler in the treatment of nasolabial folds. Dermatol Surg. 2014;40(6):652-657. doi:10.1111/dsu.0000000000000006


  3. Lee YB, Song EJ, Kim SS, Kim JW, Yu DS. Safety and efficacy of a novel injectable filler in the treatment of nasolabial folds: polymethylmethacrylate and cross-linked dextran in hydroxypropyl methylcellulose. J Cosmet Laser Ther. 2014;16(4):185-190. doi:10.3109/14764172.2014.910080


  4. Yang DY, Ko K, Lee SH, Moon DG, Kim JW, Lee WK. Efficacy and safety of newly developed cross-linked dextran gel injection for glans penis augmentation with a novel technique. Asian J Androl. 2018;20(1):80-84. doi:10.4103/aja.aja_1_17


  5. Lee YB, Park SM, Song EJ, et al. Histology of a novel injectable filler (polymethylmethacrylate and cross-linked dextran in hydroxypropyl methylcellulose) in a rat model. J Cosmet Laser Ther. 2014;16(4):191-196. doi:10.3109/14764172.2014.910083


  6. Cena RB, Park JG, Kim HJ, et al. Effects of crosslinked dextran in hydroxylpropyl methylcellulose on soft tissue augmentation in rats. J Biomed Mater Res B Appl Biomater. 2014;102(1):131-140. doi:10.1002/jbm.b.32989



(来源:肉毒毒素btxa)

文章来源网络,如有涉及侵权或对版权有所疑问,请联系我们处理

美遇美合 | 官微

医美医生个人知识服务平台

您还没有登录,请先登录